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网站首页  免费开通企业商铺

湖北弘楚强夯基业建设有限公司

强夯施工,强夯地基,强夯工程,基础强夯

 

网站公告
“真诚合作,精益求精,诚信,优质,高效,努力打造强夯第一品牌”是我们的宗旨,立足点高,追求卓越,以最合理的成本,铸造最精品的工程。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,共创辉煌!期待与您合作,共赢电话:13803543468 曾经理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英雄联盟之高手论坛
95后女主播的双面人生
发布时间:2021-02-09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2020年盛典当晚,她选择了自己的原创单曲《拆穿》作为演出曲目。时间到了,聚光灯亮起,25岁的乐乐站在舞台中央。

乐乐在她新做好的直播间开了第一场直播。

最终她拿到第二名。

主播拥有双重身份。现实中,她叫李丹;虚拟的网络世界里,她成了ke乐乐。

她也释怀了曾经那个“恨自己不是男孩”的想法,逐渐建立起自己的自信。2020年10月,乐乐给母亲买了房子,那时候她天天给母亲打电话,问她,“你开心吗?”她心里悄悄地自豪着,想得到母亲的肯定。有时,她反着想,“我要是个男的,他们还得给我准备房子呢。”

|追赶

现实很少给予她“给我这么多还不求回报的感觉”。而直播空间里,她享受着爱与被爱。她称有一些人是灯塔,在直播间里给予支持、鼓励和帮助,让自己知道“你所付出的,都会被人所理解。”

对于乐乐而言,她什么都不懂。面对眼前的崭新世界,她只是觉得新奇。粗糙而狭窄的现实生活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想象空间,她的愿望很简单,“玩一玩、赚点生活费。”所以,她没想太多就签了协议,在第二天便开始上班。

直播第一个月,乐乐赚了一万多。在西安这座二线城市,这相当于普通白领的两倍月薪。

粉丝与主播之间需要双方适应的过程。在乐乐这里,最好的状态是“大家都是朋友,只要刷进我的直播间,我就会跟你聊天。”

乐乐以一种误打误撞的方式,在偶然之间推开了直播的大门。

过去根植于内心的自卑,如今能够通过大多数人的认可得到化解和释放。“兄弟们,以前我不如人家铁柱,我向他学习;现在我觉得自己不如薛之谦,新的目标就是他了。“乐乐在直播间半真半假地开玩笑。

“到时候,薛之谦过来和我合照,我还得说‘要赶飞机,不好意思’。”晚上十点,乐乐回到直播间,对着镜头开起了玩笑。她的心情很好,不时地哼起了歌。夜幕之下,数万的粉丝涌入直播间,和乐乐互动聊天。

直播改变了灰灰单调的人生轨迹。通过直播这扇窗户,他让别人看到了自己,也让自己看到那些从未见识过的世界。

|机遇

没直播的那几日,她不吃不喝睡了两天,起来之后,洗澡都晕。刷手机时候,她看到一个熟悉的直播间,有两位粉丝在聊天,问:“乐乐怎么还不开播。”

|直播的馈赠

乐乐的人生的转折点也发生在网吧里。

“打比赛肯定是要当第一。你不当第一的话,所有付出都没有意义呀。”这是乐乐的执着。在2019年盛典赛中,粉丝、公会和她,都想要赢。

大学课少,乐乐的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网吧里,白天上网太贵,她就在网吧包通宵。因为有一次缺课让乐乐“扎眼”起来,老师联系她,她没回复。继而老师联系上乐乐的母亲。母亲听了,以为她误入传销组织,差点报警。

大唐不夜城穿着汉服的年轻人。这两年,西安成为网红城市,那里的年轻人很多都做起了网红相关的生意。随着二三线城市发展,年轻人在家乡也有了更多的选择,不再一味迷恋北上广深。

直播盛典结束之后,乐乐又登陆直播间开播。她用自己的出生年份“1995”,来命名这个直播间,这里便是她的领地。每天,她坚持有规律地直播,有时候从晚上十点,一口气播到次日中午。这个直播间里“人来人往”,81万粉丝可以坐满33个体育场。

尽管通过这场比赛,乐乐获得了越来越高的关注度。但没拿到冠军的失落感,依然没能抵消,一直埋在她心里。她觉得自己彻头彻尾成为一个失败者,失落感与委屈都涌上来。每天直播十几个小时,春运24小时??用奋斗定义时光,逢年过节不回家,所有的心血投入其中......最后,仿佛消失其中了一样。

两年前的春节,正在家里过年的他,听歌时无意中刷到附近熟人在直播。他觉得自己也能行,随即找到了一家本地公会应聘。那一次“开年”后,他没有和以往一样外出打工,而是选择了留在村子里直播。在直播的江湖里,灰灰拥有了很多的朋友,这些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“大哥”朋友成为他人生解惑的明灯。虽然隔着屏幕,但这些青春期的烦恼和困惑,都可以通过直播聊天的方式得到一个“出口”。

她知道,那一刻,她被看到了。

最后一天在原公会直播,乐乐准备自己成立公会,成就自己的事业,打造自己的网红矩阵,她今年25岁。

ke乐乐将以获奖者的身份压轴上台。为了这次登台,她彩排了无数次,终于如愿以偿。在舞台表演的这五分钟,是她今年最期待、最享受的时刻。

演出回家后,乐乐再次马不停蹄回家直播,尽管很累,但还是会跟粉丝报到。

在乐乐尚未成为人气主播“Ke乐乐”之前,她是“网瘾少女”李丹,厌倦上学、爱打游戏。最疯狂的时候,她在网吧住了十几天,就为了在游戏里跟别人“决一死战”。

直播结束后,还没卸妆,乐乐就马上昏睡了过去。

为什么会成为主播?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,有些人目标清晰,有些人觉得“说不清,就是觉得挺好玩”。

乐乐每天准时出镜,如同坚定的锚。这是留给别人的,一份稳定而持续的期待,“我知道我今天会看到你”。不能直播时,她也会发一条动态,和粉丝们分享自己的“此刻”??这是她对粉丝负责的方式。

乐乐也想过,没有当上主播的话,自己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。有一次,她经过网吧前台,听到别人问:通宵包夜多少钱?收银回答:十块。乐乐想的是,如果没选择这条路,那这应该就是在她身上发生无数次的对话。

在西安300公里外的汉中,“小镇青年”灰灰也体会过这种孤独。从职业学院毕业后,他离开家乡前往新疆,在一家电厂中从事枯燥重复的工作。

什么也没想,乐乐打开了直播。她发现房间好多人,大家都在等着她。坚持的念头再次冒出来,她恢复直播。

乐乐形容每晚开播都像是在参加一个派对:“派对的人觉得聚在一起好热闹,但是其实每次派对落幕、各自分开的时候,大家都是孤独的。”

隔音墙上写着“乐家军”的生日时间。乐乐说,在pk的时候整个人都处于兴奋状态。

2017年4月,乐乐在网吧应聘网管,恰好遇上公会招募。对方当时正好急缺人,觉得乐乐还不错,便和她说,“要不试一试来我们这儿当主播吧”。

关机之后,乐乐回到现实里,她打算睡一觉,等待着下一次夜幕降临。

自卑和敏感裹挟着乐乐的少年时代。父亲离开之后,她与母亲被家里赶出来。“因为我是个女孩子”,她常常自责,“如果我是个男孩子,是不是我们家不用这样?”

与她相似的,还有酷狗平台上的数万名主播们。站在风口上,他们都无限地接近过或大或小的梦想,体会到过粉丝纯粹的爱与陪伴,经历过人生跌宕起伏的时刻,不断地寻找和确认自己的价值和意义。

前一天晚上,她正在直播盛典的舞台后方候着场。时光似乎比往常更缓慢一些,狂欢的夜晚尚未落幕。聚光灯慢慢打下来,?港台现场开奖记录,照亮这位25岁的压轴主播。她深吸一口气,知道此刻900多万网友在等待着她。与此同时,直播间里,“乐家军”一片欢呼,副歌响起,大家唱着“有幸遇到你在我生之年”。

她领着母亲去她工作的场地,母亲还是苦口婆心,“我觉得不行,还是得上学”。但乐乐性格坚强,认定了的事一定要坚持,母亲最终还是拗不过、放了手:“那你去工作吧。”

“大家都很孤独,主播很孤独,玩家更孤独。大家会聚在一起,或许可以打破这份孤独。在这里,我们会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扮演着各自的角色,自然就不会显得孤独了。”

乐乐拿到了榜一,终于获得了演出的机会。登台前,导演带着演出者祈愿演出顺利。

晚上11点乐乐醒来,在路边吃一个晚餐,开始她的工作。

|不再孤独

她是乐乐的粉丝,也是一位主播,经常会给乐乐刷礼物。由于同在西安,她们俩认识之后,会一起出来玩。有一天,乐乐听到女孩的哥哥说:“以后不要给乐乐刷礼物了。给她刷又不能给你带来新粉丝,倒不如和那些等级高的主播玩。”

在直播间里,她展现着自己的真实,拒绝讨好与刻意。“一般女孩在直播间都爱开美颜模式,但乐乐不爱这样。”她的助理说。

她想象着,在夜晚时分出入她直播间的人都是怎样的。她猜想,有的人可能在值夜班,有的人可能是“潜伏”在直播间里监控,还有的人或许只是失眠了、孤单地刷刷手机。

本质上,当主播和其他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区别。在成为主播之前,她在理发店、夹馍店、烤肉店、服装店都曾工作过,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赚几千块。

她把主播工作看成一个普通的兼职,直到有一天,她与朋友之间发生的一件事,让她开始和这份工作“较真儿”了。

这份纯粹的友谊和坚定的支持成为她坚持下去的动力,也成为她认真的理由。“起码得让喜欢跟我玩的人,不会遭到别人的白眼。只要我努力,我也能给别人带来人气。”

这是她第三次登上真正的舞台。几年前,她从一所三本院校逃离出来当主播,人生从此进入拐点:她平台上一步步地扎根下来,并收获了大批粉丝。如今,这个女孩成为了酷狗直播2020年度盛典巅峰赛区冠军。

小学的时候,她和妈妈住十几平米的房子,她不敢带同学去家里玩,害怕被看不起。到了中学,母亲和她说,换了房子,有50多平米。她很开心,到楼下一看,发现上面写的是陕西省西安市廉租房。

对乐乐来说,成倍的付出是她追赶榜单名次的方式,也是跨越现实中不可见壁垒的跳板。

还没开始玩直播时候,乐乐很难理解“给人刷礼物”的做法。接触到了之后,她看到其中的交换与馈赠。她知道,她给别人带去了“小确幸”。“有人辛苦了一天,打开直播,看到你的笑会很触动她。有的人要去工作,看到你的直播,会觉得一天都很美好。”对于乐乐来说,这给别人带来的,是情感上的联结与快乐。

主播们不放过任何机会呈现自己的生活。上线时他们是直播间的主角,下线后他们就是普通人,有人会打开美颜功能把自己变得更美,而乐乐她不会刻意地这么做,真实或许是她受欢迎的原因。

敏感而自卑的刺生长出来。乐乐气得大哭一场,和女孩说:“你不要给我刷礼物了。我的直播间没人气,不能让更多人注意到你。”她没想到,女孩却回答:“我是喜欢跟你玩,没有想过那么多。”

为了获得人气,她可以投入所有的个人生活时间。

台下的乐乐顶着寒风在观看其他主播的演出,非科班出身的乐乐,需要加倍努力。

直播给她带来了精神上的满足和物质上的回报。

很难看出她一宿未眠。

之后,她打工挣钱。领到第一份工资可以随便花的时候,乐乐就懂得,“想要更好的东西,那只能自己给自己。”

“大家都是孤独的,不孤独怎么会在这里相聚呢?”直播里,乐乐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。

乐乐在舞台上如愿表演了自己的歌曲。

乐乐的人生也如同她的直播时间一样,从午夜之前开始,驶过漫长而荒芜的黑暗,在黎明来临之际天空亮起,并最终抵达一天中最耀眼的时刻。

三年半的时间里,乐乐的生活很简单。每天醒来就开始直播,饭点叫份外卖,边吃边和观众互动。她需要频繁地用声音调动气氛,声音里难免透露着一丝沙哑。

但硬币的另一面是,她早早独立起来,坚韧倔强。小时候,乐乐一直留短头发。姥姥想让她像男孩子一样,每次看见乐乐头发长了,就动手剪了,头发短到可以爆炸起来。她总是哭,觉得太丑了,想着什么时候可以自己留头发。初中之后,她拒绝再被剪头发,别人敢剪,她就动手。

乐乐邀请了妈妈和她的闺蜜前来看演出,这是和她最亲密的两个人。乐乐感激闺蜜对她不离不弃。对于乐乐的努力,妈妈看在眼里,但是看到她时常熬夜,也开始担心她。

(文/摄:像素笔记 冯海泳 张孜惠 崔?)

中国故事工作室出品

她在单亲家庭长大,一岁时父亲去世。想要的东西,母亲在经济上没法给予,家里辛苦存了好几年,也还没有存够一万。她从小就开始攒钱,想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。但还没去买,就被母亲发现、没收了。

?